logo

首页 医学人文

叙事医学,让我们走进病人的世界

发布时间 : 2018-09-12 15:58:47 作者 : 刘梅 阅读量 : 112

她们曾经是幸福的一家人!

父亲是政府公务员,母亲是小学教师,22年前结婚,次年生下美丽的女儿,一家人快乐地生活着,女儿聪慧伶俐,小学、初中、高中一路攻城拔寨,顺利考入令无数学子景仰的浙江大学,转眼四年过去了,女儿大学毕业了,美好的生活在向她招手----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恶魔悄悄靠近了女儿。一天,女儿起床后突感头痛欲裂,家人火速将她送往医院,CT提示:脑瘤,随即女儿出现意识障碍……。

这不是媒体文章,这是2018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高峰论坛医学人文分论坛上,来自浙医二院陈鹏主治医师的主题报告《叙事医学在临床实践及带教过程中的应用》,这位英气勃发的主治医师给与会者分享了上述叙事病例,并介绍了叙事医学在国内外的临床应用。       

叙事医学的前世今生

叙事医学是2001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丽塔·卡蓉提出并发起的。她提倡医者把从医过程中正规病历之外的细枝末节、心理过程乃至家属的感受都记录下来,使临床医学更加富有人性,更加充满温情,弥合技术与人性的鸿沟,丰富人类对生死、疾苦的理解和认知,也为紧张的医患关系“松绑”,令医学人文精神回归。

很多人去医院,都有着强烈的渴望---跟医生倾诉和沟通。从叙事医学的观点来看,疾病是一个故事,有悲欢离合,病人有泪要流,有故事要讲,有情绪要宣泄,有心理负担要解脱,这个过程就是治疗。病人期望医生能够理解并见证他们的苦难。而现代医学不再是人与人的故事,而是人与机器、人与金钱的故事。叙事医学的价值就在于纠正这种偏差,寻找新的出路,将“找证据”与“讲故事”结合起来。

叙事医学病历,又称“平行病历”或“影子病历”。医生在书写临床标准病历之外,还要用非技术性语言书写病人的疾苦和体验,类似于“临床札记”。

叙事医学:“总是去安慰”

“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现代医学的局限性,决定了少数疾病可以治愈,更多的是帮助,而叙事医学则“总是去安慰”。

疾病和痛苦是医生和病人两个不同的世界。医生在观察与记录疾病,而病人在体验和叙述病痛;医生处在寻找病因与病理指标的客观世界,理智而冷静,病人却在诉说身体和心理苦难经历的主观世界,痛苦而煎熬。再多的客观检查指标,也无法替代病人诉说出正在承受的痛苦。

曾几何时,我们只依赖冰冷的医疗技术去诊疗病人,而忽略了他们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因为缺乏交流与沟通,医患关系恶化,令人痛心疾首的流血事件一再发生---

叙事医学是在医学向人性回归的过程中产生的新的医学理念和模式,倾听、记录病人的故事,真正进入病人的世界,在精神深处与病人相遇、相通、相融,真正理解病人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苦难,才能产生信任和爱,与病人共情,从根本上解决医患关系的恶化,使医患双方成为与病魔抗争的战友。

叙事医学能力培养路径

叙事医学能力如何培养呢?丽塔·卡蓉提出从现象学、心理分析、创伤研究、美学等训练出发,来提升医生倾听、诉说疾病的“叙事能力”,首先,叙事能力的培养基于大量的医学文学作品阅读,尤其是名医的传记,文学能够给人灵性和愉悦,弥补人生经历之不足。其次,高校建立叙事医学培训体系,叙事医学能力培养最佳时期应该是医学生在校学习期间,此时的他们是一张白纸,精力充沛,求知欲强。鼓励医学生对从医以来的重要体验一一记录下来,如,第一次见到解剖尸体,第一次去病房等等,对于医学生而言,叙事医学是他们建立职业认知、认同、进一步获得利他情怀、同理心的主要途径。叙事医学教育者可以是医院管理者、名医、优秀医护人员和带教老师。比如让德高望重的前辈讲述自己的从医和成长经历,积累叙事医学素材,这样的素材生动、鲜活更有说服力,也更接地气、更容易践行。            

叙事医学:让我们走进病人的世界

在本次高峰论坛上,医学人文分论坛座无虚席,让医学变得有温度,是所有医务工作者的共识。来自北大人民医院王建六教授的“病人是最好的医生”和河北医大二院王荣英教授的“做一个有温度的医生”的报告让人感受到了医学的温馨、温暖和温情。医学是科学,是关于人的科学,是有温度、有感情的人学,这种感情在叙事医学中得到充分体现,叙事医学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医学人文走向临床。

每个病人的背后,都有一个让人心痛的故事,让我们去了解、去倾听吧!作为医生,我们无法承诺治愈、康复,但是可以倾听、尊重、见证与照顾,可以走进病人的世界,分担他们的忧伤与苦闷,让医学变得温暖,做一个有温度的医生!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全科医疗科 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