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主办报刊 工作动态

医疗联手艺术做一场生死教育

发布时间 : 2020-01-13 14:02:59 作者 :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疼痛科 李志刚 阅读量 : 289

2020年1月11日,京北天通苑地区的电影院里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活动,观影、歌唱、讨论,用艺术解读生死。这是由北京肿瘤防治学会安宁疗护工作委员会生死学与生死教育专业委员会、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疼痛科共同举办的“生命影像——从影视艺术解读生命文化研讨会”,医生联手艺术家,用影视作品搭建一个生命教育的舞台,“希望大众能够从影像中真诚地真诚地感受生命的美好,凝视生命的余晖,感受生命尽头的温度。以此增进恰当理解生死的社会氛围,推动安宁疗护事业在国内的发展,提升人民群众的死亡质量。”发起人、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疼痛治疗科执行主任路桂军说。

0.png

看一场电影,谈一谈死亡。来自全国多个省市的医疗从业者、生死教育专家以及媒体界人士、大众一同观看了这部特别的影片——由蒋文勇导演采多部经典影片的镜头拼合而成的故事,将人世亲情、葬礼、永生、人生经历、亡灵世界等等思想汇成一部“生命影像”。随后,音乐家柯以敏携手弹弹乐团,在影院里唱响了“生命乐章”。

艺术的视觉与听觉冲击中,现场的观众,来自媒体界、学术界、医疗机构、专家分享了自己的生命观。

生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生与死原本就是生命的自然过程。

作为人类创作灵感的重要源泉,生命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

说其美好,是因为她让我们感受到爱与被爱的温暖和欢乐,这种温暖如初冬的阳光照耀大地,滋养心灵,这种欢乐如微风荡漾,沁人心脾;说其美好,是因为她让我们懂得,为了梦想,可以奋力拼搏,不管结果如何,都可以无怨无悔;说其美好,是因为她让我们明白,在生命的旅途中,时间的洪流不仅告诉我们韶华易逝,还可以激荡起美妙的乐章,谱写生命的赞歌。

说其残酷,是因为她教给我们的不仅有爱和被爱,还有分离的痛苦,“生人作死别,恨恨那可论“;说其残酷,是因为她带给我们的不仅有健康和希望,还有疾病,困厄,灾难和绝望;说其残酷,是因为她的美好在历史的长河中,对每个人而言,都如昙花一现,正如璀璨的流星划过永恒的夜空。

面对既定的死亡,两种状态最为常见:一种在恐惧和焦虑中郁郁而终,另一种则是自我毁灭式的彻底放纵,多活一天赚一天。但是,这些都不是死亡的正念,不是死亡想要教给我的生命的真谛。

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和死亡带给人们的悲伤,常常让人们不知道如何去谈论死亡,反思死亡,不知道如何去消解死亡带给我们的困惑和焦虑;不知道如何面对死亡,不知道如何与死亡建立联结,让死亡成为我们最亲密的朋友。

事实上,死亡是构成生命完整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每一个人必然要经历的自然过程。但是,死亡何时到来则具有偶然性,死的可能性伴随着个体生命的全部历程,每一个人都是向死而生。我们研习生命与死亡,聆听死亡的声音,反思生命的意义,其实质则是探讨生活的真相和生命的本质。

只有理解死亡,才能更深刻地明白生的意义——活在当下,享受生活,以免走到生命的尽头,才发现自己从未真正活过;让死亡成为我们最亲密的朋友,这样就能珍惜我们剩下的一点点时间,这样我们就能好好生活,就能好好的死去。

电影《一一》(A One and a Two)是2000年台湾导演杨德昌的执导的一部刻画家庭亲情及生命意义的电影,被法国媒体形容为“生命的诗篇”,透过电影传颂吟唱,在叙述一则简单的家庭故事时,真正触摸到“情感的精髓”,以四两拨千金的娴熟技巧交待了少女心事、童年困惑、事业危机、家庭纠纷,以及对宗教的慨叹和对时事的讽刺。电影结语关于死亡之地和衰老的论述让人泪目,“那一定是我们都知道的地方“”我感觉,我老了“。

电影《入殓师》不像它的名字那样令人生畏,尽管影片中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了死亡、葬礼与遗体,但是,为了让人们不要畏惧死亡,正如影片中对死亡的理解:“这是很普通的事。“那样,导演用一种轻喜剧的方式来展现入殓师的工作——葬礼与死亡,以及他与周围人的情感故事,使得影片温馨而感人,让观众既感悟到死亡的悲痛,又能由此产生的对生的深沉冥思。

电影《重生之河》改编自诺曼·梅勒1983年的小说《古老的夜晚》,讲述了一位埃及的魔法师试图使用魔法和欺诈得到永生的故事。影片以美国文化风貌为背景,由三幕歌剧组成,每部分都从一辆标志性的美国汽车作为叙事线索的切入点,而后过渡到一段现场表演,着重展现主人公复杂而多面的人格世界。

电影《HUMAN》由法国知名的摄影师Yann Arthus-Bertrand用了3年的时间,走访全球60个国家,让2,020位不同肤色、种族、性别的人,在镜头前诉说自己的故事。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足以撼动心灵的故事。纪录片中,受访者只站在纯黑色的背景中细诉自己的故事,没有花巧的剪接,甚至不多赘述受访者的身份。每个人自身的经历,足以为观众带来震撼。

电影《寻梦环游记》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不一样的亡灵世界。这里的亡灵世界是绚丽多彩,温暖有情,里面的骷髅可以相互友爱,并是不我们想象中的黑暗无光的世界。墨西哥作家帕斯说过“死亡是墨西哥人最钟爱的玩具之一,是墨西哥人永恒的爱。对于纽约、巴黎或是伦敦人来说,死亡是他们轻易不会提起的,因为这个词会灼伤他们的嘴唇。然而墨西哥人却常把死亡挂在嘴边,他们调侃死亡、爱抚死亡、与死亡同寝、庆祝死亡。”因此,墨西哥人并不认为墓地是一个悲伤和恐怖的之地,而是追忆欢乐的地方。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生命的结束。亡灵节的时候,他们会打扫装扮墓地,并像祭台一样放上亡故亲人喜爱的食物,等待他们归来,有时候更会请来乐队在坟地里演奏。

1.png